廖也

杂食党|再开连载我是狗|精神状态不很稳定

【希腊神话】这里神道不存在

前言:不同版本的希腊神话有所差异,此衍生源自于郑振铎编著的《希腊神话与英雄传说》,个人认为文辞优美含蓄,含有主观色彩较少。其中伊阿宋寻金羊毛的这一故事令我印象尤为深刻,特别是伊阿宋美狄亚的爱情悲剧。郑振铎的编著版本是,赫拉为了帮助伊阿宋获取金羊毛的途中顺利,让爱神阿弗洛狄忒帮忙,爱神将国王身为女巫的女儿,美狄亚的命运之轮更改,使其深深爱上伊阿宋,成为他寻找金羊毛的利剑。在郑振铎的描写下,美狄亚无疑是十分具有魅力的,尽管她心灵凶猛阴险,但她愿意为了所爱的人做出一切,拥有一颗极其赤诚和无畏的心。而这也是悲剧所在,即二人的结合本是神道所使。古希腊神话中不可避免的一点便是:神道永不可违抗。因此原因,设定伊阿宋重生为婴儿,在阿耳戈上被一对夫妇收养,于现代生活中生活了二十多年,美狄亚也同样如此。尔后二人再在雅典相遇,此时神道已经荡然无存,美狄亚依然是心胸狡黠却魅力十足的女人,但她已经不爱伊阿宋,而伊阿宋见到她时逐渐忆起过去,感到局促不安。两人都揣怀着几近被遗忘的血腥、激荡的过往,在一次聚会上相遇,故事便由此背景再次展开,也算圆我内心的遗憾。


伊阿宋的舞技不算太好,他伸手揽住又往前绊了一下的美狄亚,礼貌而僵硬地说:“女士,你似乎穿了一双不和脚的鞋。”“是的。”美狄亚抓住他的手臂,不甚在意地扬起一个笑容,黝黑的脸庞流动着红石榴般的美丽光泽,引得伊阿宋不禁垂下目光去看她纤足上的鞋。“因为只有这双红高跟才与我的红裙相配!”阿耳戈小曲随着女郎高扬的最后一个尾音结束了,两人贴近行了短暂的告别礼,以示这支舞的圆满终止。

美狄亚的血红色长裙摆出鸢尾花边的弧度,并不留恋在舞技不佳的伊阿宋再停留一曲歌的时间,她灿然离去,投入进舞池中。

伊阿宋回到亭子,新奏起的小曲欢快悠闲,他却不合时宜地想起美狄亚那条红到近乎发黑的长裙,或许是由鲜血染红。从年幼的阿布叙尔托斯,柯林斯国王与女儿,以至他同美狄亚的亲骨肉,两个尚在襁褓的孩子,从未想过母亲赐予他们生也带给他们死。美狄亚的一颦一笑浮现在他脑海中,他知道这娇俏女郎伏在情人胸前的笑靥多么动人,蛰藏在她心中的毒蝎就如何致命。毫无疑问,美狄亚是一把利剑,一旦出鞘便只能勇往直前,一个凶猛阴险的女人,被阿弗洛狄忒的命运之轮绑住了,伊阿宋应该明白,无论彼此都彻底地无回头路可走。

这时,舞池传来一声惊呼,伊阿宋循声看去,是美狄亚在舞池索性褪去了不合脚的红色高跟,她背影透着说不出来的快活与轻巧,就赤足着与一位男子跳起阿波罗小调,二人配合默契,再加上靓女俊男,众人立马欢快地和着曲调,气氛瞬时在雅典的夜空下被推至高潮。

伊阿宋远远地凝望着红裙女郎曼美的身姿,她举止间带着与生俱来的狂野与自由,健朗而无拘无束的笑声被热风裹挟进他的耳中。此刻,夜空中的圆月散发着柔和的明亮光辉,连被伊阿宋遗忘了二十多年的阿尔忒弥斯也在这时被记起了——金羊毛,赫拉,神道,神道!伊阿宋猛地站起身来,他恍然有些明白这自由是哪来的了,在月亮神、狩猎神的见证下,便是这利剑如今不握在他手中,而神道,神道也不存在!

他饮下杯子里剩余的酒,畅快淋漓地大笑着,伸出双臂奔进了露天舞池中。


后言:伊阿宋和美狄亚在某一首曲子结束后碰到了一起,两人跳舞跳得都大汗淋漓,满面红光,这时美狄亚大声说了一句希腊语,在场只有他们两个人听懂了,于是对视一眼,各自无所顾忌地笑起来。


评论(6)

热度(15)
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